当前位置:临沧人才网临沧招聘网临沧人才人事网女性势力婆婆拆婚姻薪水少成祸根
势力婆婆拆婚姻薪水少成祸根
2023-01-19

2010年9月,我经朋友介绍去了一家中介公司,经理给我派了个老师,带着我熟悉工作,这老师便是袁岳。袁岳很尽心,工作上毫不藏私,所有的流程和技巧都一一传授,很快,我的工作便步入正轨,出于感谢,我常在家里做些可口小吃,带到公司请袁岳品尝。

袁岳每次都赞不绝口,他似乎很欣赏我的手艺,进而提出去我家坐坐,吃口现出锅的热乎饭。当时我一人在都市村庄租房住,鲜有朋友登门,更别说异性。原本是想拒绝的,可考虑到袁岳对我的帮助,最终还是点了头。

一个周末,我在家炖了肉、炒了菜,打电话请袁岳来做客。袁岳一口答应,半个小时后,他提着水果笑盈盈地站在门口。那天我们吃得很尽兴,袁岳比在单位里更健谈,天南海北、国内国外,无所不晓。

后来,袁岳又提出喝两杯,当时我也在兴头上,不假思索地答应,并主动去楼下买回一瓶白酒。其实我是有些酒量的,但袁岳显然比我更厉害,两人推杯换盏,不知不觉间竟将那瓶白酒喝了个一干二净。

后面的事我不愿回忆,却又不得不面对。等我清醒时已是第二天清早,袁岳躺在身旁,我和他都不着寸褛……事情已经发生,我只好对袁岳说了那句俗套而现实的话:“你要对我负责。”袁岳搂着我,指天为誓,他说从看见我的第一眼就动了心,昨晚的事情也是发乎于情,他请我放心,一定让我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女人私房话(http://sifanghua.com)

我们就这么恋爱了。我和袁岳都是外地人,借着这个地方暂时落脚,钱是没有的,未来也很渺茫,但袁岳很有理想,他总在我耳边描述美好蓝图:蓝天、大海、别墅、孩子……他的话总能打消我的顾虑,那时,我心里只剩下对未来的憧憬和对爱人的依赖。

袁岳的老家在豫南农村,上边还有个姐姐,但已出嫁,家里只剩下父母。老人都是退休教师,每月的退休金也还够用,再加上早已不种田,便想着来城里享享福,投靠已“小有成就”的儿子。

一直以来,袁岳总在父母跟前吹嘘,说自己的事业多么成功,讲自己的生活多么安逸,也许他只是想让双亲安心,可父母却当了真,他们打来电话征求袁岳的意见,袁岳想也没想,满口答应,双方定下日期,此事就算敲定。

没人征询我的意见,其实我也不会有意见,但作为这个家庭的未来一员,总觉得自己有资格参与其中。那时我已和袁岳同居,但仍住在都市村庄里,不过换成了一室一厅。为了迎接老人的到来,我和袁岳紧急搬家,在隔壁楼上找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随便打扫了一下便慌慌张张地住了进去,总不能让老人来了打地铺吧。

第一次见未来公婆,他们给我的感觉可用四个字形容——和蔼可亲。大概是做过老师的缘故,俩人都很礼貌,说起话来也有条有理、不紧不慢,尤其是婆婆,先是拉着我的手上下打量,然后便笑着往手心里塞了一个红包,厚厚的,当时我便心中一暖。

倒不是因为钱,而是她的那份重视让我感动,之前袁岳给我打过“预防针”,他说父母生活节俭,第一次见面未必有红包收,让我做好思想准备。但是婆婆还是给了,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我万分感激,看着公婆慈祥的面容,我暗下决心:这辈子一定要对老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