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临沧人才网临沧招聘网临沧人才人事网女性痛苦:恋儿婆婆只准我和老公周末同房
痛苦:恋儿婆婆只准我和老公周末同房
2023-01-19

我说还是我来吧,我照顾也方便些。婆婆一听就急了,说我是他妈,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站在婆婆的身后,那一刻,我问自己,这是不是一个畸形的家庭?钟宁是我老公吗?也许他是婆婆的私有财产吧。

我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钟宁的,他给我的印象是个很快乐的人。但是当他谈到他母亲的时候,就变得伤感起来,原来他父亲早逝,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和姐姐拉扯大,姐姐嫁到外地去后,一直就是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说这些的时候,钟宁的眼睛里闪着泪花,我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于是我们便来往了。

后来我去钟宁家,第一次见到婆婆,婆婆是那种干净利索的老太太,很和善的样子,只是言语不多。也许因为知道了他们的故事,所以对婆婆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总之很想靠近她,希望她快乐。于是每次去我便帮婆婆干很多家务。

钟宁见我们这样,也非常高兴。那时钟宁都快30岁了,我年龄也不小了,所以结婚的事很快就提到日程上来。婆婆也忙里忙外的,很欣慰的样子。我觉得好幸福。结婚的时候,钟宁忽然告诉我,说他以前其实还处过几个女朋友,但都因婆婆不同意而告吹。我说为什么不同意呢,钟宁也解释不出。那为什么同意我呢,钟宁说可能是缘分吧。

婚后,我和钟宁依然住在婆婆这里,虽然钟宁单位上分了房子,但钟宁说不能让妈一个人住在这里,他不忍心。对此我也没什么意见。

当我们真正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以后,我明显感觉到婆婆对儿子实在太上心了,早晨就会熬钟宁爱喝的小米粥,出门前会问钟宁这个带了没有那个带了没有,真是千叮咛万嘱咐。有天下雨,我去找雨伞时,发现婆婆早把雨伞放到钟宁车里了。

婆婆还千方百计做钟宁爱吃的菜,饭桌上,婆婆更是不断地给钟宁夹菜,好像钟宁是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一样。我觉得好笑。还有,钟宁换下来的衣服,婆婆会抢着去洗,我说妈让我洗吧,婆婆竟然说我洗得不干净,她不放心,他一直都是穿我洗的衣服。这让我哭笑不得。

我对钟宁说起这些事,钟宁就笑,说一直以来妈妈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她习惯了,不让她照顾她会感到闲得慌。如果说事情仅仅如此,我倒也可以接受。但后来我发现婆婆对我慢慢冷了下来,有时候竟拿我当外人。

有一天我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回来时已是晚上了,一进家门就听见婆婆和钟宁在说话。可是听见我进门,婆婆的声音却明显小了,还将门轻轻地关了一下。我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那一刻我懊恼极了,心里也很乱,觉得这个家好陌生,就连钟宁也陌生了。